欢迎来到青岛科技大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五周年院庆动画论坛   >   论坛致辞嘉宾演讲   >   正文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总编辑、宣传管理司司长金德龙主题演讲

作者: 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 2011-09-23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总编辑、宣传管理司司长金德龙主题演讲

(根据速录稿整理)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各位嘉宾,朋友们,大家好!

很高兴在美丽的青岛海滨和大家见面,这一次中国动画学会、青岛科技大学传播与动漫学院等有关单位联合举办这次“动画教学与产业发展高峰论坛”,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对于研究动画产业的发展之道,对于拓宽动画市场,完善盈利模式,构建动画产业,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近几年来,广电总局和各地党委政府在中央和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切实推进我国动画产业的发展,国产动画产业已经成为整个中国文化产业乃至经济产业的一个重要亮点。

倒回去十几年,据我们的有关资料表明,1993年-2003年11年期间,中国动画产量只有46000分钟,平均一年产量不到4200分钟。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根据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精神,推出了《关于繁荣发展我国动漫产业的若干意见》。在政策的推动之下,2004年我国的动画产量已经达到21800分钟,2005年国产动画产量达到42700分钟,2006年国产动画产量达到82300分钟,2007年国产动画产量达到101900分钟,2008年国产动画产量达到131042分钟,2009年国产动画产量达到171816分钟,2010年国产动画产量突破22万分钟,达到220530分钟。

随着动画产量的急剧升温,我们的动画质量也在大幅度提升,我国动画片的播出份额已经在电视频道占有绝对优势,涌现出许多优秀的动画片,比如《小鲤鱼历险记》、《三国演义》、《美猴王》、《小牛向前冲》、《喜羊羊与灰太狼》等,这些动画片在内容情节、形象设计、制作技术、发行营销等方面都达到了很高水准,在国内外具有很大影响力和较高知名度。动画电影随着电视动画的发展,也取得了很好效果,《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动画片连续三年突破票房收入1亿元,《喜羊羊与灰太狼》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动画品牌,积累了成功经验。还有比如《黑猫警长》、《虎王归来》等多部国产动画电影也在电影市场上赢得了一席之地。

第三点,以影视动画为核心的动画衍生产品开发日渐成熟。图书、音像、文具、服饰等市场出现大量国产动画衍生产品,动画产业运营能力增强,动画产业格局初步形成,我国动画产业结构已从过去单纯的加工外包服务为主转变为以原创影视动画为主。总局一共设立了23个动画基地,这23个动画基地当中已经形成了主要服务于动画企业发展、服务于动画健康衍生品的发展为目的的动画企业、动画基地,也取得了很好效果。从目前看,已经形成了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环渤海三个地带的动画产业带。

第四方面,国产动画企业也取得了很好发展。在2003年以前,中国做动画的绝大多数企业都是给日本、美国、西欧等一些国家加工动画片,而国内纯做国产动画片的仅只有上海美影厂、中央电视台,还有一家民营企业(三彩),而今天涉足动画的民营企业大约突破2万家,一大批动画企业正在为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

第五点,动画教学研究机构也在蓬勃发展。据统计,目前中国动画教学研究机构达到1279家,在校学生达到60多万人,每年毕业生五六万人。这一批莘莘学子正在为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贡献他们的智慧和力量。

再一个,国产动漫节展成为交流经验、交易活动、展示作品的重要场所。总局一共批准了杭州国际动漫节、广东东莞国际版权贸易博览会、重庆西部动漫节、深圳动漫节,这些动漫节展已经成为重要的交易平台、展示平台和交流平台,它们为动画产业的发展提供一种商业方面和展示方面的作用。动画产业目前来说正在逐步走出瓶颈,逐步走出一种良性发展的轨道,许多动画企业慢慢摆脱了原先创业时期的艰难,一些企业开始慢慢崛起。

今天,在这个会场之外,王伟部长跟我讲,说电台曾经播了一条消息“中国动画产业病在哪儿?”我待会儿讲讲病在哪儿,不是说它生病了,而是发展中存在着问题,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这些问题。

再一点,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党中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每次出访、在国内视察过程中(都会进行相关视察),像胡锦涛总书记去了天津动漫园、华强动漫有限公司,温家宝总理去了很多动画企业,主要研究动画产业的发展、研究动画企业在整个发展中的一些作用。

刚才所列举的这些数据,是在六七年左右的时间所发生的变化。六七年之前,我刚才讲了,1993年-2003年的实际产量平均每年不到4200分钟。人们就要问了,为什么短短几年时间,我们的整个发展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首先我们看看原有的问题,因为中国的动画产业、中国的动画诞生于1926年,到现在80多年历史。80多年,对于一个时间长河来说,是一个短瞬的时间,对于人生来讲已经进入末年,但对于动画产业来讲,它还如刚刚起步的六七岁的孩子。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从思想观点、运营机制,到办法举措都不能适应这个产业的发展。从思想观点来说,我们只是把动画作为一种艺术来看待,往往是国家投一点钱、政府投一点钱,制作一些动画电影拿来播映。人们没有思考如何从动画这个行业中变成一个产业,变成一种盈利模式。

从运行机制和体制来说,国家的运行体制也没有很好地思考这样一种产业究竟怎么发展,盈利的模式究竟怎么形成,产业格局如何布局等。

从办法举措来说,都没有很好地设计这样的办法举措,这是内部存在的主要原因。我们来看外部原因:中国是一个巨大市场,十三亿四千万人口;日本是多大市场?日本是一亿三千万人口,中国有四亿少年儿童,而日本的14岁以下少年儿童是1507万,16岁以下的少年儿童是1600万左右。所以说,巨大的市场本身要很好地占有、布局和运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没有很好地研究中国动漫市场究竟如何布局,究竟如何运营。而日本、美国看好中国的巨大市场,为了占有中国这块市场,日本采取了一连串做法,美国也是如此。

日本往往采取这样的做法,一些优质的动画片为了占有中国市场,它会低价或者免费让中国电视台播映。对于一些(有)衍生产品开发的玩具的片子,它可以提供播映的费用,每分钟大约二三十块钱不等。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企业本身不仅要制作片子,花费很大成本,而且还要给电视台的播出提供播出费用。在这样的竞争中,我们难以与境外的动画公司进行抗衡。所以,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出现了这么一种局面:很多的国外企业在中国布局,在中国试点和生产,中国的一些艺术家、动画的工作者为他们打工,为他们生产动画片,而生产出来的这些动画片都拿到中国的电视播出机构来播映。电视播出机构播映之后受到影响的是中国的孩子,包括今天很多在校学生都是看着日本的动画片、美国的动画片长大的。

所以说,很长一段时间里,一方面看着日本动画、美国动画,感受着他们一种艺术形态的影响和观点,在我们的观众当中形成了哈日、哈美、哈韩、哈法、哈英的漫迷。同时,我们的衍生品市场都是被比如米老鼠、唐老鸭、机器猫等品牌所占领。

因此,这里面就出现了问题,要发展中国的动漫产业就要打破这种格局,要发展中国的动漫产业,就要研究出动画产业发展的对策。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产品,在思考重大问题的时候,往往从以下三个地方来思考:

第一个是理论的思考。所谓的理论思考,也就是说从理论层面很好地研究这个问题究竟是怎么来解决,它的理论根据是什么。

第二个是战略层面。也就是说通过理论的思考,通过理论的设计,来研究出我们的战略,提出战略思考。

第三个是对策层面。通过理论的思考、战略层面研究整个对策,也就是说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理论的思考对动漫产业这个层面究竟怎么考量、怎么认证?马克思的再生产理论告诉我们:“生产决定消费,消费反作用于生产,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生产”。这个论点说明什么?比如我生产话筒用来讲话,生产纸张用来写字,生产笔用来写字,这是“生产决定消费”。“消费反作用于生产”,当只有使用了这种产品,它的生产才可以得以进行,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生产。也就是说,这种产品不生产了,不消费了,这种生产无法进行了。如果大量进行消费,市场上大量需要这样的产品,生产就会逐步加码,会生产出更多产品。

在我们的动画产业中,如何研究我们的生产?一些动画的国内企业仅仅生产出一部分产品以后,难以推销,因为我们的市场完全被日本、美国、欧洲的国家所占有。如何促进国内的生产,如何推动国内的需求,这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在经济学理论当中,有两个理论值得我们关注:

一个理论是自由竞争,市场经济理论。按照这个理论来说,市场中的一切问题都可以用市场机制本身来解决。按照这样的理论,如果在生产过程中,生产量不够,市场自动调节。逐步地,需求不够,会慢慢加大生产;生产多余了,需求会慢慢减少,生产就会逐步减少。用这样一个理论来讲,市场中出现的任何问题,政府不用干预,可以随意凭市场机制的作用加以解决。但是,中国的动画产业已经不一样了,从1981年日本第一部动画片《铁臂阿童木》在中央电视台播映以后,大量的日本动画片、美国动画片开始涌入中国,伴随着欧洲的、美国的、日本的、韩国的动画片涌入中国以后,中国的市场已经被另一种力量所左右,单纯依靠市场机制本身,难以促进国产动画的发展。

第二个理论是政府制造需求。当需求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用政府的手、行政的手来推动产业的发展。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发生金融危机,大量工人失业,经济普遍滑坡,美国提出了凯恩斯政府制造理论,通过政府的手拉动铁路、公路,拉动机场、港口这样的公共设施的建设,从而带动相关产业,使美国经济走出了当时的困境。但是,它这次涉足的是物质生产领域,没有涉足文化生产领域,没有涉足动漫生产领域。在动漫生产领域的环节当中,如何来破题,要很好地思考怎么来解决当前中国动画的一个瓶颈。这就是第二种理论的思考——政府制造需求理论的思考。

再一个是电视发展理论。文化产业、电视产业本身具有自身的发展模式和逻辑,要推动电视产业的发展,必定有它内在的规律。比如说,电影的发展规律,电视剧的发展规律,动漫产业的发展规律,必须寻找其本身具有的发展规律。依据这样三个规律,我们提出了发展战略。2004年广电总局制定的《关于促进繁荣国产动画产业的若干意见》,一共24条,概括起来讲就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着力点”。

所谓一个中心,坚持以国产动画产业为中心,不是以艺术为中心,不是以加工为中心,不是以代工为中心,是以本身的产业为中心。

第一个着力点,通过构建播映体系,扩大播出需求,构建动漫市场,培育市场主体,从而形成完整的生产、交换、流通、消费产业链,这是第一个着力点。为什么这么确立?刚才我讲了,需求反作用于生产,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生产,而当需求不足的时候,政府的手拉动需求的发展。在整个产业发展过程中,一个重要的命题是什么?就是我们的需求点在哪儿。第一个需求点在播出、频道。因此,广电总局决定,到现在为止一共开办了5个动画上星频道,开办了35个动画纪念频道、少儿频道,还有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动画栏目,包括山东的电视台,都在播放一些动画片。用播出的需求来带动、撬动整个产业。因为只有需求大了,整个产业才会逐步开始起来。当需求扩大以后,当市场构建以后,我们的市场和需求要有中国的民族企业、中国的企业,来起主要的作用。

另一个着力点,要严格限制境外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影响。七年了,我们政策的推出引起了方方面面的关注,很多人问我,包括我们的一些孩子问我说,“你这样说,我们看什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看了,日本的动画就看不到了。”我说日本的动画我们没有完全限制,我们只是把它放在非黄金时段播出。第二个,他说:“你也没有新的片子”,我说当前一个时间,为了推动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必须采取这样的做法。否则日本动画也好、美国动画也好、欧洲动画也好,大举进入中国,中国的民族企业难以支撑起这样一种使命,难以推出优秀的动画片。有的孩子和我讲,说:“你以为你封得住?我告诉你,根本封不住。”我说:“怎么封不住?电视台、总局听国家的,不能播的。”他说:“我可以在网上看。”我就告诉他:“两条道路——你或者在网上看你喜欢看的动画片,或者你现在看还比较低幼一点的中国动画片。美国动画走了多长时间?已经走了八十多年,日本动画产业走了至少五六十年,而中国动画产业才只有六七年,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和壮年怎么打呢?必须要采取保护。”

过了一段时间,孩子和我来谈,和我谈什么呢?他说:“我最近看了一些中国的动画片,我感到还可以。”我说:“哪些动画片还可以?”(在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些片子,比如说《西游记》等。)他说:“以前我没有关注,现在没有东西看,我才看(中国动画),看了以后感觉到一些片子还可以。”我说:“就在你充满日本料理的胃里,加一些中国餐,这对你的成长进步有好处。”

过了一年半载,孩子又和我来谈,他说:“我感觉到你的政策是对的。”我说:“为什么我的政策是对的?”他说:“我感觉到孩子们慢慢喜欢中国的动画片,感觉到现在中国的动画片正在发展,发展很快。还有很多孩子开始进入学校,投身于中国动画产业,为这些孩子的就业提供帮助。”

国内的声音慢慢一致起来,当然对我们的政策,国外也有不同的看法。我曾经两次去日本,主要去考察日本的动画产业。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一家日本动画公司都不让我看——那时候是2005年。他们知道我去考察日本动画,但是他们说“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安排。”我就很沮丧地回来了。因为我去考察,关键是验证我们的对策是否正确,政策对于产业是否有帮助。但是由于考察不了,我就回北京了。

回北京以后,因为我们政策的整个设计还是有依据的,我们坚持在做。从2004年开始,2004、2005、2006、2007,四年的过程,在2007年的时候中国动画产量已经突破10万分钟。我们感觉到这个政策是完全正确的,日本也看到了,这样的政策是完全正确的。

在这个过程中,日本当时的经济产业省通过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给总局提出了两点要求:1、要求总量上放松对日本动画的控制,也就是说要求总量上更多地引进日本动画;2、要求取消黄金时段只能播放中国动画片的规定。不仅给总局寄来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函,而且中国领导人到日本访问的时候,日本也提出了这样两点要求。中国领导人明确提出,你们可以派代表团到中国和中方有关部门会谈。

日本经济产业省,它认为是一个产业来做根据的,所以它是以“经济产业省”作为主打单位。中国是以商务部作为主管部门,但是谈到动画的时候,是以广电总局推出起草谈判口径。当时我在起草谈判口径,一共讲了四点:1、中国动画企业利用动画艺术形式,传播优秀的中华文化,这是广大家长和孩子的愿望,也是中国政府应尽的责任;2、中国动画产业还是弱小产业,中国政府要采取积极有效做法,促进这个产业尽快做大做强;3、任何一个国家对本国的文化都采取保护政策,日本也不例外;4、从1981年至今,我们播出了日本大量动画片,现在只不过是在非黄金时段播出,而截止到今天,日本所有播出机构和电视台没有播放一分钟的中国优秀动画片。文化单向的进入是一种倾销,商品是这样,文化产品也是如此。今天不是说中国政府如何做好中国媒体的工作,多播放日本动画片,而是日本政府应该很好地做好日本媒体的工作、日本电视台的工作,来播放优秀的中国动画片,这样才能够达成文化的交流,中国动画产业和日本动画产业的交流才是正常的秩序。

我们说完以后,所有日本代表都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所以说,战略的政策对产业的推动会起很大作用。

第三个就是对策。我刚才讲了两点,第一个是理论层面,第二个是战略层面,第三个是对策层面。所谓对策层面是什么?比如说我们建立了播映体系,我们确定了黄金时段只能播放中国动画片,确定了进口标准,确定合拍的标准等。我们还设立了基地、设立节展等其它方面的要求,这些理论层面的思考是很重要的。因为它决定一个产业的走向,战略非常明确,整个战略的方向。而对策非常具体,要非常有效,能够促进这个产业的发展。

所以说,短短七年时间,中国的动画产业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刚才一些人讲,现在中国动画产量22万分钟,似乎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高的产量。我感觉到我们和日本还有差距,从产量的本身来说,并没有达到日本现有水平。

2009年,我陪余培侠会长一起考察日本动画产业,这是我第二次去日本。这一次去日本,日本经济产业省、日本总务省都同意我去考察。我提出的理由和要求是什么?我要看一些日本著名的动画企业。他们说你只要提出来,都可以。当然了,绝大部分企业我都看了,有一家企业没有看——“任天堂”,因为他们没有安排。“任天堂”这家企业就是做比卡丘,日本最成功的动画产业模式的制造企业。

其它的比如说托米、一些其它工厂我都看了,包括小学馆。我们到ADK,日本最大的动画生产企业,到ADK访问的时候,当时ADK的讲解者说:“日本的主要上星频道,一年播放的新的日本动画片是4780小时,大约在5000小时左右,30万分钟。”当时我问他:“你的依据是什么?”数字往往来自于依据。ADK的人讲:“我的依据来自于《日本经济产业省动画产业白皮书》”,他介绍了这本书。我又问了一句话:“如果加上地面播出,加上音像市场,加上小的卫星频道,日本总共的动画产量是多少?”他说:“我只知道这一点,其它我不太知道。”所以在日本来说,现在的总规模产量比中国还多。

我们在经济产业省的时候(日本为了发展文化产业,专门成立了一个文化科,这是2008年下半年成立的),我和他们文化科科长以及经济产业省主管文化科的那个局的局长,我问那个村上科长,我说:“你出任文化科科长不久,你当前主要思考的是什么?”他说思考很多。我说:“最核心、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他脱口而出:“海外市场。”说完这句话以后,马上被他边上的局长打断:“日本的动画产业还是立足于日本国内,还是促成日本国内的发展。”不久以后,可能由于工作的关系,他被调任了。

文化产业、动画产业看起来是动画片,看起来是漫画的一种作品,实际是一种角逐,是一种智慧的角逐、国力的角逐、创新力的角逐、民族感的角逐。

同学们,今天我们既然投身于动画产业,在这个产业中努力学习,我相信,很多同学毕业以后还会从事这个产业,那就是把今天学到的东西贡献于祖国,贡献于民族。

我要谈的第三个问题,我国动画产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我们现在有问题,问题在哪儿?

主要问题是动画片的艺术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

我国动画产业的艺术质量和技术水平,近年来有了长足发展,但还存在着很多问题,与国际先进水平还有一定的差距。在去年22万分钟的国产动画片当中,艺术性、思想性、观赏性统一的精品偏少,平庸之作、粗制滥造的作品还有很多。

动画片目前的创作中存在的不良影响,主要是忽视创意,仓促上马。一些动画产品很少进行前期的市场预测和调研,通常是出品人和编剧简单协商以后,便确立创意和主题。由于前期的创意简单草率,很多动画片经过三两年辛苦创作以后,才发现根本不符合市场需求,不受观众欢迎,造成很大损失。

因为我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我和很多动画企业都有联系,很多动画企业制作完动画以后,播出都很难。为什么?它本身的质量就不具备播出的要求,所以还求人、托关系,试图在动画片的播出机构播出。与其找人、托关系,不如下功夫、下力气把作品做好。

第二,得过且过,粗制滥造。有些国产动画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在造型、台本、原画、动画、配音、配乐、音效等动画制作的重要环节粗制滥造,能快则快,能过则过,缺少精益求精的意识,所以它的形象往往不生动、不可爱,它的故事情节往往是胡编乱造。

第三是不重调研,定位不准。每部动画片都应该明白自己受众群体的定位,在每部动画片开始策划的时候,一定要研究受众的群体喜欢什么人物、什么形象、什么色彩、什么故事、什么悬念、什么冲突、什么情节,这在日本、美国就有很多的研究。

日本动画是分成类的,比如日本的男人工作完之后还要去应酬,家里剩下的是妈妈和孩子,所以它制作的是亲子动画,母亲和孩子。再一个是全家人一起看的动画,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一起看。再一个,制作可以分类的,比如体育类、益智类。体育类当中《灌篮高手》、《排球女将》、《网球王子》等等一大堆,伴随着这个动画的制作是体育产业的崛起。益智类,比如《一休》、《柯南》,它的定位非常清晰准确。而我们的动画公司完全就忽视了,根本没有研究。

美国迪士尼、梦工厂,定位是多少?14岁以下的孩子。并且它的定位是爸爸、妈妈伴随着14岁以下的孩子一起来观看动画片,大人看了觉得很生动,孩子看了哈哈大笑,皆大欢喜。我们有这样的定位吗?我们很多企业、艺术家、动画工作者根本没有从这方面来考虑,没有很好地研究。

我曾经在一些场合讲过,要很好地借鉴日本动画、欧洲动画、美国动画的成功理念,借鉴的目的是什么?超越。我们站在它们的肩膀上,轻轻地迈出一步,那就是创新,轻轻地迈出一步,那就是超越。当然,借鉴不是克隆,不是完全地照搬照抄,借鉴需要我们投入智慧和心血。

实际上,目前创作的问题起源于什么?起源于七十年代末80年代初。80年代初的时候随着大批境外动画片进入中国,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加工企业以后,很多艺术家、动画加工企业成为“加工厂”。从现在来看,中国的制作技术已经不落后了,中国的制作经验也很多,但是为什么中国的创作、中国衍生品的开发,仍旧存在重要的问题。因为把两头完全割裂了,一般加工企业当中单纯把加工部分交给中国的企业来做,创意、创作、形象、情节、故事、设计都是由国外来做。衍生品的开发、玩具的制造、图书的开发包括卡片都是国外来做的,中国只做中间这一段。

所以说,病在哪儿?病在这里:创意如何和产业结合,创作如何和产业结合,文化如何和产业结合。如果动画和产业结合得好,这个产业就走通了。动画这个产业如果走不好,这个产业的问题就存在了。

第二点,动画产业的盈利模式有待进一步完善。动画产业是集资金密集型、科技密集型、知识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的文化产品,是21世纪开发潜力很大的新兴产业、朝阳产业,为什么这么说?日本的动画产业大约占GDP国民生产总值近10个百分点。

我刚才讲了比卡丘,为什么说它是日本最成功的,被经济产业省推广的一种动画运营模式?因为日本比卡丘在1997年-2004年的8年期间,创造的价值是260亿美元。Hello Kitty,很多女孩子都喜欢。我去日本去考察这个公司,送给我一个Hello Kitty,很精美。陪我去的女翻译说:“金司长,你把这个Hello Kitty猫送给我。”制作得很精美,光是一个Hello Kitty的室内公园,一年利润大约3000万人民币。2007年我去考察迪士尼总部,现在迪士尼CEO艾德跟我交流,迪士尼一年的产值365亿美元,还有孩之宝动画公司、日本的万代、日本的托米、ADK等等,很多的大型动画企业、大型玩具企业、广告企业,他们的年产值多少?都在数百亿,高的可以达到六七百亿美元,低的五六十亿美元,它是一个产业。

但在这个产业当中,在制作的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是要探寻盈利模式,不仅仅是做片子,很多企业认为把片子做好了就行了,这是远远不够的。片子做好了以后,如果做得差,连播出都很难。怎么把片子做好,怎么形成这个产业的盈利模式,不懂得投入与产出、成本与利润,动画产业没法儿做,企业也没法儿做。

今天在座的同学们,以后可能会创业。一定要清晰,在创业过程中,投入与产出、成本与利润要非常清晰。盈利点在哪儿?这是企业生存的根本,企业生存的重要原因。

我们现在的盈利模式大约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是以央视动画公司为代表的版权授权模式,这是我国当前大多数动画企业首选的一种模式。也就是通过动画片向播映机构播放,从而收取播映费用,加上图书和音像的费用,包括网络的销售。网络的销售不能小看,在网络当中,一集电视剧(因为我曾经管过电视剧,电视剧的很多人跟我有交流)如果卖得好可以达到五六十万,有的甚至110万一集。动画同样如此,如果制作得好,动画也会在网络当中形成热点。

第二种是以喜羊羊、灰太狼创、制作的公司——原创动力公司、川三彩动画公司、红梦公司为代表的品牌授权公司,这是当前我国一批有较大实力的动画企业正在实现并取得实效的一种盈利模式。像喜羊羊、灰太狼、蓝猫、红猫、蓝兔等等,都是在扩大品牌、经营品牌、扩大影响,包括我们的《小牛向前冲》,都是从这样的出发点出发的,从而获得丰厚的回报为出发点和立足点。

第三种是以卡酷动画公司为代表的,通过动画的创作和播映,为衍生产品的生产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从而开设动画产品的专卖店,推销动画的衍生产品。2010年,卡酷有限公司总收入达到1.8亿。2006年,最先开始的总收入是3050万,四年时间年收入达到1.8亿,实现5倍增长,实现跨越式发展。

第四种是海外授权模式。也就是说以前从单纯接受海外动画的加工企业,变成我们的产品——中国的动画片、中国的衍生品,开始走向海外。比如像浙江的中南卡通、湖南的三猫动画等公司,这样的公司开始对接国际社会和国际市场。

第五种是以奥飞动画公司为代表的动画和玩具的结合。动画和玩具是一种经典模式。因为美国孩之宝、日本万代、托米,这些公司前身就是玩具公司。通过玩具公司,玩具本身就有,加上动漫的推介、发行和创作,使玩具和动漫很好地结合。ADK是广告公司,广告和玩具的结合。实际中国也有广告和动漫的结合,比如江通公司,它很大一块涉及到加工业务,近几年来正在慢慢转变,正在加强国内原创动画片的创作。所以像奥飞公司由于动漫和玩具的结合,使它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创业板的动画公司,它现在的产值、市值近百亿,它已经成为比较大的一家企业。

第六种就是以主题公园的模式。这种模式在创作动画过程中,创造出主题公园。比如广东的华强,今年9月初,胡锦涛总书记到华强公司考察,考察华强公司的运营模式。

目前来说,这六种模式是比较清晰的,实践证明这些模式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动画盈利的模式不仅限于这六种模式,动画公司的经营者、管理者,在创作每一部动画片时,一定要十分清楚确定自己的盈利模式,也就是说根据自己的特点构建、完善盈利模式。

第三,我国的动画产业格局有待于进一步提升。我国动画产业虽然取得了一些进步,它和六七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但是现在来看,它和完善的动画国家存在着很大差异,它们的产业格局是非常清晰的。我刚才讲,现在我国的动画企业有两万多家,可以讲,真正能够在最后立住脚的,最后成功的动画企业,一定是少数的。当然了,如果有十分之一,也有两千家,如果真正做大了,也不得了。在这个过程中,在市场面前人人平等。关键的问题在于理论、战略、对策,如果理论正确、战略正确、对策正确,你一定会成功!

第四点,动画产业需要在创意与产业结合上进一步下功夫。我刚才讲了,创意与产业的结合,这是当前要解决的重要问题。现在很多动画企业的企业家是动画学院毕业的,或者是艺术学院毕业的,本身是搞艺术的,当然他有他的长项和优势,懂得艺术这个类型。但是,真正作为一个企业家,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是仅仅会画画就行,不是你自己会做动画片就行,做企业本身有许多经验要积累。2009年我去日本的时候,日本动画学会召集了很多日本知名动画企业家,我打听了一下,只有一个人是学动漫、学艺术的,其他都不是学这个行业的而来做这样的企业,有的学金融、学经济,还有学管理的。当然了,不是说学动画的就不能做企业,不是这个意思,学艺术做企业的时候,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功课要弥补,才能把企业做成功。

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把七年中的一些感受、感觉,还有我在工作当中的一些体会向大家做一个汇报,谢谢大家!也预祝今天的高峰论坛圆满成功,预祝我们的老师、同学和各位领导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一切都好!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