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青岛科技大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五周年院庆动画论坛   >   论坛致辞嘉宾演讲   >   正文

中国动画学会会长、央视动画有限公司董事长余培侠演讲

作者: 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 2011-09-23

中国动画学会会长、央视动画有限公司董事长余培侠演讲

(根据速录稿整理)

尊敬的金司长、各位领导、各位嘉宾,老师和同学们:

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们在海阔天空的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举行脚踏实地的以动画教学、以产业发展(为主题)的论坛,我觉得很有意义,更有意思。首先,我要代表中国动画学会感谢国家广电总局副总编和宣传管理司的金司长,用“望远镜”和“显微镜”这两个思想武器做得精彩主题演讲,也感谢青岛科技大学传播与动漫学院为本次论坛所做的精心组织和周到安排,感谢央视动画、天风动漫公司对本次活动的热情支持。借此机会,我也想对传播与动漫学院创办五周年所取得的累累硕果表示衷心的祝贺!

下面以我个人的名义,谈谈刚才听了金司长的精彩演讲以后的一点感想。也许有的老师和同学会问,为什么要说这是一次脚踏实地的论坛?我认为,人才是动漫产业的起始点或者说是关键点,而教育又是人才培养的核心点。特别是高校的教育,是人才培养的主渠道。但是,我们也看到现阶段的动漫教育在整个产业的发展中,还有许多值得我们讨论和思考的问题。

下面,我跟大家重温一些数据,借这个机会来思考一下。据2006年中国动画年鉴统计数据的显示,2002年以前,我国有动漫专业的高等学校只有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吉林动画学院这几家。

截止到2006年底,根据国家教育部的统计数据,我国开设动漫专业的是447个,学习动漫专业的院系是1230个,本科动漫专业的高等院校已经增至130个,是2001年的20余倍。

截至2009年底的数据显示,全国开设动漫专业的大学以上院校是1279个,设置动漫相关专业是1877个,其中华北地区有167个,华南128个,华东是370个,华中是262个,东北是145个,西北是88个,西南是125个。

截至2009年,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吉林动画学院、中国美术学院、浙江大学、浙江传媒学院、山西广播电影电视管理干部学院、西安美术学院等8所院校已经成为国家级动画教育与研究基地。

据国家教育部2009年官方数据显示,动漫专业本科毕业生人数是6754人,招生人数是15549人,在校学生数达到50483人。包括艺术、设计学、影视艺术技术、数字媒体艺术等相关专业的毕业生数达到89080人,在校生478004人。

2009年新招生人数是138021人,专科动漫专业毕业生人数达到24589人,在校生106585人,招生人数是39208人。

其中,图形图像制作专业毕业生为6559人,在校生是22347人。年度招生人数是7698人,影视动画专业毕业生为6525人,招生人数是7443人,在校生人数是22534人。

动漫设计与制作专业毕业生为9230人,在校生是3489人,招生数是1196人。

综合本专科的数据,2009年动漫相关专业本科毕业生人数达到113669人,在校生人数为584589人,新招学生数为177229人。

这是教育部的官方数据。

据中国传媒大学、中国动画高等教育与动画人才培养规范研究报告数据表明,毕业生就业方向多元化。2007年-2009年的三年中,从毕业生就业方向的总体态势来看,占就业最大比重的第一是动画公司,约占27.74%,不到1/3。其次为游戏公司和大专院校,分别是13.78%和11.34%。最低的是国家机关,约占3.75%。根据这份调查数据显示,接近半数的动画用人单位对动画专业的毕业生总体印象表示“一般”。调查的平均分数是2.86,介于“不太满意”和“一般”之间,偏向于“一般”。

调查数据分析研究认为,目前,院校动画教育方向与动画用人单位对动画专业毕业生工作满意度有落差,作为以盈利为主的动画公司主要需要迅速上手、实践能力强的人员,这一方面也反映出目前院校的动画教育在学生的实践动手能力培养上,还需要加强。另一方面,也在教育理念上还存在着是迎合当前的动漫市场,还是尊重动漫的专业本体的问题。

刚才我念了一大堆的数据,都是可考察的,我也想跟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分析这些数据,一起研究。

我觉得,动漫教学与产业实践相结合,这个课题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动漫产业发展的需求,也是非常务实和有价值的讨论,今天我也积极参与到这个讨论当中。

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呼唤动画人才的培养”,去年10月在清华大学2010年动画教育普及会议上,我曾经说过,中国的动画也曾经是个老资格的艺术系。从1926年第一个动画《大闹画室》到六十年代初《大闹天宫》的拍摄成功,已经初步衍生了中国的动漫学派,这个动漫学派不是自封的,是被动漫行业认可的,而且对世界动画有一定影响。

动画的落伍主要在八、九十年代,这段时间是沉寂的。从新世纪2004年开始,国家广电总局首先提出《关于发展影视动画产业的若干意见》,以及到2005年文化部也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使中国的动画又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创作高潮。目前来讲,毫无异议的,我们算是一个动画大国。刚才金司长也已经传达了中央领导的声音,但综合来看,我们跟日本、美国等动画强国还有很大差距,这点是不能忽视的。而且,我认为这个差距是多方面的,有战略上的也有策略上的,有宏观的也有微观的。但简单来说,就在“一品二人”上。“一品”就是缺乏品牌,(动画)品牌没有美日多。第二,缺乏动画的高端人才。所以我认为,我们跟动画大国和动画强国的差距,主要就在“一品二人”上。

温家宝总理在视察青岛海尔集团的时候,曾经说过:“品牌对于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将来,衡量一个国家在世界上竞争力的重要指标,是它拥有多少个在国际上的知名品牌。”我们跟动画强国比,我们至今就缺少在国际上知名的动画品牌。品牌跟人才又是密不可分的,没有人才就不可能创造出品牌来。一流的人才才能创造一流的品牌,像日本松下幸之助就说过“在制造产品之前,首先造就人才”。可见人才是创品牌的关键,我们要把培养人才特别是高端人才,作为我们发展动画产业的一种战略。

我看到一些报道,说动漫制作(人才)已经有20万大军。刚才我也念了一些数据。从2009年看,动漫应届毕业生就达到11万人,刚才我问过廖校长,这里面包括所有动漫相关专业在里面,高校本科毕业的大概就是一两万,这个数字也是相当大的。现在来讲,中国的动画业不缺人,人力资源是丰厚的,但是人才资源稀缺,特别是高端人才奇缺,这是我对国内动漫产业人才的基本看法。

我们缺哪些人才,哪些是高端人才?我认为,我们缺四种高端人才:

一是动漫的创意人才。今年我前后参加了五个部级以上动画类节目的评奖,囊括了目前近一年来国内所有的原创动画。总体情况看有两点体会:一是我们只用了六七年的时间,与国外用几十年时间(相当),提升了产业数量,整体质量提升速度也很快。从数量来讲,我们肯定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但质量上,根据时间和速度来比,总体质量提升较快。第二点体会是我们的精品制作太少。我参加了这五次评奖,更多的不是要看到作品,而是能不能从里面看到一个创意人才,但我很失望,没有一个动画片让我一看觉得里面有国际一流的动漫人才,仅仅是原创了。

我刚才在底下开玩笑说,我这个人是看国际动画片出身,从1980年12月7日央视播出的第一部进口动画片《铁臂阿童木》开始,我是从这个开始的,然后看国产的动画。所以有些人就觉得我眼皮抬得比较远,原来用“望远镜”看,现在用“显微镜”看还不太习惯。

我们的作品是综合元素,需要综合实力,一下子要赶日超美不容易。但是我们有没有在创意上、硬作品上超过它们?应该说通过努力是可以做到的,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也不是说创意人才实现不了,创意人才有三个因素:第一要有想象力,第二要有创新力,第三要有生命力。

要考核这个作品是不是真正地具有创意。像大家熟悉公认的美国迪士尼、梦工厂、卡鲁斯等作品,在座的老师和同学都非常熟悉。我也看过青岛科技大学传播与动漫学院编的《美国动画史》两部书,让我对美国的动画有了更全面的了解,这本书编得很不错。袁校长让我写部序,我写了点感想。

我认为,刚才说的这几大公司可以看出,从创意的角度看,美国动画经历了三次创作高潮:

第一次是发生在三十年代末到四十年代初。那时候的动画片大多几分钟、十几分钟,被看作是电影界的少儿科,一般在影院里面加演一下,大多数人都不看好。但是当时华特·迪士尼开始一个创想,大胆创新要拍摄像电影故事片一样的长篇动画片,许多影评家认为没有人会愿意花钱看一整部动画长篇。但是第一部动画长篇《白雪公主》1938年在好莱坞剧院上映以后,一些喜剧大师看完以后都起立鼓掌。这是迪士尼第一次大的创意体现,这才是真正的创意。之后像《木偶奇遇记》、《小鹿斑比》、《睡美人》、《幻想曲》等都得到了世界同行的肯定和赏识。

第二次创作高潮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迪士尼采用了新的技术,又创作了像《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狮子王》这样轰动性的动画作品。

第三次创作高潮就是最近四五年,由卡森伯格投资创办的梦工厂推动。卡森伯格在迪士尼主管动画十年,使迪士尼的动画原创再造辉煌,立了汗马功劳。他到了梦工厂以后,一反迪士尼风格,采用了成人化风格,采用恶搞和荒诞的喜剧手法,还有唯美的手法。他的唯美和迪士尼的唯美不一样——迪士尼讲真实的美,还有他的3D数字技术,推出了像《功夫熊猫》这样震撼全球同行的大片,也带来了全球动画惊人的复兴。这个动画不光是给孩子看,不是孩子唯一的专利,大人也都跟着看,大人对它的兴趣也被感染,成为一个全方位的市场。

所以我个人认为,美国动画这三次的创作高潮,第一次是由华特·迪士尼带领的,如果说华特·迪士尼是一个天才创意(者),第二、第三次的创作高潮是卡森伯格这个鬼才创作的。我把这两个人看成一个是天才,一个是鬼才,就像唐朝的李白和李贺,李白是天才,李贺是鬼才。华特·迪士尼是天才,卡森伯格是鬼才,这三次创作高潮都是他们的创意。

所以我们说到创意,从大的来讲,要有一个大家的风范;具体到一个片子来讲,还要有小家风度。

第二种缺乏的人才是讲故事的人才,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编剧。卡森伯格在接受我们央视记者采访的时候讲到:“进入到动画电影的门槛,要比真正的电影高得多。要达到像今天梦工厂、迪士尼这样的水平,一个动画电影要投资1.5万美元,耗资四年,有四、五百个艺术家,这里面包括最具专业的设计师、画师、软件工程师、物理学家等。还有最重要的,讲故事的人。”可见梦工厂有四五百个艺术家,他还特别强调了“讲故事的人”,这是最重要之一。

回顾一下我们国家的动画创作,80年的创作,也有三次高潮:

第一次高潮是50年代末60年代初。典型的作品像1958年的第一部作品《猪八戒吃西瓜》,像1961年的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标志着水墨动画在技术和创作上都很成熟。还有1964年的动画长篇《大闹天宫》,动画电影在艺术上达到了创作水平。

第二个创作高潮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第一部彩色宽银幕动画长片《哪吒闹海》,1980年创作的手法简练、寓意深刻的《三个和尚》,还有1984年推出的《黑猫警长》、《三毛流浪记》等,反响都很好。

第三次创作高潮就是近五十年来,国产动画的兴起逐渐成熟,开始走向连续化和系列化,推出了像《哪吒传奇》、《小鲤鱼历险记》、《美猴王》、《三国演义》、《喜羊羊与灰太狼》、《小牛向前冲》等精品力作。

回顾这三个创作高潮,真正留下有口碑的作品,有印象的作品,都是有能吸引观众的好故事、好寓意。会讲故事,能熟练掌握和运用动画的视听语言,用真正艺术的创新方法去讲述。今年在杭州“美猴奖”评选里面,最佳编剧奖空缺。当时评委讨论的时候,大家反复看、反复讨论,最后觉得实在给不了。像这种情况不只是出现这一次,我记得起码有两三次这样的空缺,大家都对剧本、故事不满意。我认为,讲故事、剧本,问题到底在哪里?就像金司长讲的,病在哪儿?

我记得十年前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提出了改革,当时新闻中心提出要首先改革电视栏目,这使后来的《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实话实说》一批节目出台,包括《小崔说事》,一改过去的电视节目的传统。所以,今天动画的编剧上,我也在思考,是不是要改革动画的语态,这个语态包括在讲述的内容上,既要有文化内涵、丰富的想象力,又要有跟观众的共鸣。能否与观众共鸣,引起观众的关注,符合观众的审美情趣,这是重点。现在很多题材的内容,都是传统的神话、历史、童话,占据主要的比例。在讲述的风格上,在讲述的对象上,定位应该更清晰,所有动画不能都像孙敬修老爷爷讲故事那样,那是广播节目。

现在动画不光对孩子,还有大人。实际上讲故事,都像孙敬修老爷爷讲故事那样。还有一些,就像主持人做节目的时候,录完了上半场,一看现场的观众都快要睡着了,歇一会儿,中间插一段黄色或者灰色的故事,调调气氛,大家来精神了,再接着录。我觉得动画片里面讲故事的也有这样的,当然没有黄色,但是绝对有灰色,来点灰色幽默调调味。

所以上次在鄂尔多斯推介会上讲,我说呼唤绿色动画片。国外的暴力、色情、打斗很严重,现在我们的色情还谈不到,但是暴力、打斗的有,一些灰色幽默也不少见,包括一些很知名的动画上,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要明确(定位),对学龄前的,要给少年儿童播出的,希望不要用灰色幽默的调料,还要注重绿色。

在讲述的技巧上,也要有情节、有悬念,用一些高新技术带入一个崭新的境界。现在很多动画片,光有人工,没有场景,没有情境。

所以在编剧问题上,别的就不说了,主要在这里提出这个问题跟大家讨论,我们是不是像改革电视节目一样改革动画的语态,包括讲故事的态度,不要居高临下,应该平和一些,要跟观众互动,这需要我们探讨。因为我也在琢磨这几家(动画大公司),看他们是怎么做的。我曾经到迪士尼电影公司看了一下,看他们怎么样讲故事。这里面有很多具体的内容,时间关系,今天就提出这么一个问题,供大家讨论。现在那么多故事,怎么讲?这是一个问题。

第三个是缺乏好的动画形象设计人才。大家都知道,华特·迪士尼说过一句话:“我只希望人们不要忘记一件事,那就是一切都源于老鼠。”目前我们动画的人物已近千千万万,但留在大家心里面的还是太少,有几个形象还是不错的,像喜羊羊、灰太狼。但是从专业、艺术的角度讲,还是有差距的。我们怎么样打造国际一流的形象品牌,2008年我曾经出过一个题目“要拿出一个鸭子的动画形象”,设计完了之后,就和国际上最好的米老鼠、机器猫这些国际大牌放在一起,不用说,你们自己看,看是不是在那个行列里面,有的一看就不用说了,就拿下了。我们的一些形象,做不到所有,但一个片子要有战略目标,要定国际一流品牌。

第四个是缺乏高端市场的营运人才。大家都知道,现在有两万个(动画)企业,我听到的普遍是缺乏市场营运主管。成功的公司缺(这种人才),不成功的公司更缺,这是大家的共识,时间关系就不说了。

最后我讲一段话,这是复旦大学研究中心发表的一篇文章,叫《中国“大学”要防止培养小人》,这篇文章说:中国的古典教育之理想在培养君子大人,成就君子大人之学可谓之“大学”,而以专门考索而见长的学问相应地被称为“小学”。以这一标准去衡量,今天各个以专业划分为基础形成的学科及其传授大约都只能对应于传统意义的小学。就现代学术体系而言,教授“小学”本身无可厚非,但作为具有整全视野的追求伟大的学生或学者,都始终应牢记两点:一是学术究其根本仍是术,而不是道,术是通达道的手段,而不应自居于道,更无法取代道;二是要防止过度地着重“小学”,而使得自我的人格培育也发展为“小人”。

看了这段话,明确了我的思考,与欧美日的动画教育相比较,我国的动画教育是否也存在着在专业意识上的迎合市场大于尊重专业本体的现象。当前,中国的动画产业发展太需要既有专业见长又有整全术道的大家来把脉、操刀、出招,这个“大家”就像金司长这样的人,这是大家。

动画业界的良性可持续发展,有待于动画高端人才的培养和动画深层理念与模式的接连。所以我真诚地期待我国动画高等教育以国际先进理念的培养模式,培养出更多更好的中国动画未来的领军人物、大家人才,为开拓中国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努力!

我的发言结束,最后祝今天的论坛圆满成功。

谢谢各位!